号手就位
周二郎掏出一份文书给他们看,笑道:“经录上了,我和老四亲眼看着他录上的。”周大郎问:“的钱多吗?”“并不费什么钱,”周郎笑道:“只花了百多文钱请他了一顿好的。”周大郎便放心了,将文书及房契一起收来。 董县尉和方县丞早准备着了,一见他们拥挤,立即哐
大陆综艺推荐